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图摹万界 > 第0141章 飞得更高

第0141章 飞得更高

和平时相比,薛红衣行动滞涩缓慢,施法也是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情况有点不妙。

而三个上身精赤、着装褴褛的人却招招狠厉,不断往薛红衣的咽喉、丹田、心脏等部位狠命攻击。

莫孓发现这三人虽做的是苦行僧打扮,却丝毫看不见苦行僧的平和淡然,眼神中尽是冷厉,精瘦的古铜色四肢也给人一种骁勇彪悍之感,尤其是唯一的一个手持三角铁叉那位,手中三角铁叉绝对不是一件标志着修行的器具,而是杀人利器,开刃的叉尖森汉中透着丝隐约可见的猩红,也不知道饮过多少热血才有这股杀气。

这三角铁叉被抡起都带着恍如厉鬼夜哭的声音和一团黑气,莫孓看得出来薛红衣对那黑气颇为忌惮,每次都要竭尽全力绕过才敢回击。

莫孓到现在也不明白薛红衣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狂喷黑血,可是用脚后跟思考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她以一敌三,明显处于劣势,莫孓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眼看那把冒着黑气的三角铁叉再次当胸扎向薛红衣,而左右长剑又形成夹击的状态,避无可避的薛红衣抬手丢出一面红色骨盾挡住左边长剑,骨鞭横扫径直卷住前面的三角铁叉想要借力打力化去右边长剑的攻势。

如果是在平时她这一招必定奏效,眼前困局顷刻就能解决,可惜她干什么都似乎慢了那么一分,几个本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却硬生生被分解成慢镜头,薛红衣的骨鞭的确卷上了三角铁叉可惜并没能用它来阻住右边的长剑,只是将它带偏了几分。

“噗”的一声,长剑刺入薛红衣的右腿,而三角铁叉却也同时刺进这条腿扎了个对穿。

薛红衣一个踉跄勉强自己站稳,一团黑气对着她面门直接喷了过来,隐在黑气中还有三角铁叉闪着寒光的刃芒。

薛红衣苦笑,好像玩砸了,没想到象国那边过来这么多人。

计划只进行了一半,有点不甘心啊,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还没听见她家宝宝叫红姨呢。

按响了军部给他们配备的卫星定位呼叫电话,起码莫孓还是安全的。

想到这名字就生气,有空说什么也要给这小子把名字改了,她家宝宝不是蚊子,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名字。

薛红衣拿出那颗自杀神器——【万法归一】正要祭出来个殊途同归,一股熟悉的气息让她生生又把手中的东西丢进符戒里去,我的天,小祖宗这个时候怎么偏偏就跑来添乱,不是告诉他千万别过来吗?

夭寿啊,还让不让人好好自杀了?

勉强打起精神再度跟三人游斗时薛红衣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一轻,一直如跗骨之疽的粘稠感瞬间消失了,禁锢着她法力运转的那股力量也不见了。

薛红衣一抬手,骨鞭骤然暴涨,殷红如血的骨鞭里一条红色巨蟒猛的窜出一口叼住三角钢叉“嘎巴嘎巴”当成辣条就给吞了下去,手拿铁叉的苦行僧满脸错愕,重伤红衣女人以后他本来以为这波稳了,不料异变突起,那女人竟然从安格拉血坛中出来了?

还没等他琢磨明白怎么回事,一股剧痛从腹部传来,低下头,他看见那根猩红的骨鞭正急速抽离自己的身体。

而薛红衣的小宝宝也终于华丽登场。

天空中一只巨大的凤眼锦翎雕上正站着身穿麻衣的少年,少年肩膀上趴着一只黄鼠狼,身前是一只磨盘大的雪白蜘蛛,蜘蛛垂下的蛛丝上吊着一个同样光裸上身、衣衫褴褛的男人正在荡秋千。

怎么看都像是钓着鱼了正在提竿。

地面上,有一个更节约布料的大汉手举一根法杖不知道在叽里咕噜呼喊着什么追在后面。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Copyright@2020